三章中文

繁體版 簡體版
三章中文 > 撒嬌 > 第四章(雖然,她也不是很怕他生氣...)

第四章(雖然,她也不是很怕他生氣...)(2 / 2)

阮輕畫錯愕看他。

江淮謙拿起抿了口,語氣涼涼:“你什麼?”

不知為何,他明明也沒表現出震怒的神情,可阮輕畫就覺得如果她把剛剛沒經過大腦思考的話說完,江淮謙可能會生氣。

雖然,她也不是很怕他生氣。

“……我會改正。”她小聲說:“謝謝江總提醒。”

江淮謙微哽,看她耳朵泛紅,眼睫垂下,嘴唇緊抿的模樣,緩緩地挪開了目光。

“以後彆做這種無用功。”

江淮謙聲音很淡,混著風吹進她耳內。

阮輕畫“嗯”了聲,不自在地挪了挪腳。

她今天的這雙高跟鞋是Su前段時間新出的,雖然漂亮,但舒適度不是很高,站久了會累。

察覺到她的動作,江淮謙掃了眼她腳上踩著的高跟鞋,小幅度地擰了下眉。

沒等阮輕畫開口,他便下了逐客令:“回去上班吧。”

“好的。”阮輕畫立馬轉頭。

江淮謙看她匆匆離開背影,自嘲地笑了下。

-

劉俊中午沒能休息,被江淮謙安排了一堆活。

他剛弄完一小部分,江淮謙便過來了。

“劉助。”

劉俊起身,看向他:“江總有什麼吩咐?”

江淮謙看了他一眼,淡聲道:“把願意參加聯誼的名單整理出來,下班前交。”

劉俊:“……”

這種事也需要他這個助理出手嗎?!

江淮謙看他神色,挑了下眉:“有問題?”

劉俊眼皮一跳,立馬道:“沒有。”

江淮謙“嗯”了聲,看了眼手裡拿著的咖啡:“去訂個下午茶。”

“……?”

江淮謙冷漠地掃了他一眼,劉俊心領神會:“好的,我馬上去辦。”

讓人昏昏欲睡的午後,因為江淮謙請全公司吃下午茶這事,讓大家再次打起了十二分精神。

同樣的,他也再次贏得眾多員工好感,甚至有了迷妹。孟瑤便是其中之一。

阮輕畫剛分到一杯咖啡和兩塊甜品小蛋糕,孟瑤的消息便如雨後春筍一樣冒了出來。

孟瑤:【我宣布從今天開始江總就是我偶像!】

孟瑤:【怎麼會有老板這麼貼心,還給大家準備下午茶。】

……

阮輕畫瞥了眼,冷漠回複:【他這樣做隻是希望你能更努力的工作。】

孟瑤:【?你不要把江總說的那麼冷血無情!】

阮輕畫:【他就是。】

孟瑤:【???】

孟瑤:【你是不是知道什麼?】

阮輕畫:【不知道。】

孟瑤:【。】

關了聊天窗口,阮輕畫瞥了眼旁邊放著的咖啡。

她正想去看是什麼味道的,一側的徐子薇小聲問:“怎麼全是太妃榛果拿鐵啊?有沒有紅茶的?”

“沒有,好像全部都是一樣的。”

徐子薇:“好吧。”

阮輕畫怔了下,看著咖啡上貼著的白色標簽,走了下神。

“輕畫,你能不能喝兩杯?”

“啊?”

徐子薇看她,“我記得你很喜歡喝太妃榛果這款,我最近減肥,不能喝太甜的,丟了浪費。”

阮輕畫點頭,“那你先放著吧。”

徐子薇比了個OK的手勢。

-

因為灌了兩杯咖啡緣故,阮輕畫一整個下午都特彆精神。

甚至還被刺激出了新的靈感,有了新想法。

她沉浸在設計稿中無法自拔,連同事什麼時候下班的也沒注意到。

等她把粗稿搞定,辦公室已經空無一人了。

阮輕畫瞥了眼時間,扭頭看了眼窗外。

黑漆漆的,對麵樓層也隻有少許的燈光亮起。而玻璃窗上,沾了水珠。

下雨了。

在她毫無察覺的時候。

阮輕畫皺了下眉,邊往電梯走邊打車。

他們公司在市中心位置,周圍好幾棟寫字樓,也有幾大商場相接,打車並不容易。更何況是下雨天。

到一樓,阮輕畫瞥了眼,前麵排隊的有一百五十九位。

外麵的雨勢不小,不少人躲在商場外的屋簷下。

秋風吹過,讓人瑟瑟發抖。

阮輕畫看了眼,打開傘往路旁走。

水珠濺在她腳麵,有絲絲的冷意。

她正心不在焉地算著時間,一側響起陌生女孩的聲音。

“車怎麼還不到啊,我要撐不住了。”

她抬頭去看,是一對小情侶。

男生接話:“腳痛?”

“對啊。”女生說:“我穿高跟鞋逛了一下午的街,腳都磨破皮了。”

她吐槽:“Su鞋子的質量真是越來越爛了。”

男生伸手,把她擁入懷裡:“那以後不買它們家的了。”

……

阮輕畫低頭,去看她腳上的鞋。

是今年新出的秋款,很仙女的一款,鞋跟不高且偏粗,搭配四四方方的鞋尖,鞋背上有一條淺色絲緞,上麵彆了幾顆小珍珠。

一上市,便戳中了女生的少女心,賣到脫銷。

但阮輕畫知道,這款鞋的舒適度不高,鞋背的設計稍微有一點不合理,也因為預算有限的緣故,材料沒有選用更舒服的那款。

她聽著女生的抱怨,心底有種說不出的不適感。

這兩年以來,Su的口碑在直降,也不知道江淮謙能不能力挽狂瀾。

她腦海裡剛冒出這個名字,便聽見了喇叭聲,隨之而來的是熟悉聲音。

“阮小姐。”

阮輕畫抬眼,看向了路旁的黑色轎車。

劉俊看向她,“在等車?”

阮輕畫點了下頭。

劉俊指了指:“上來吧,這兒不好打車。”

阮輕畫一怔,正想拒絕,後座的車窗降了下來。

雨還在下。

昏暗的路旁,男人英俊的臉,淩厲的眉眼闖入她瞳仁裡。

她愣怔片刻,江淮謙看她打濕了的肩膀,聲音沉沉:“上車。”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