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章中文

繁體版 簡體版
三章中文 > 撒嬌 > 第四章(雖然,她也不是很怕他生氣...)

第四章(雖然,她也不是很怕他生氣...)(1 / 2)

午飯過後,江淮謙要組織辦聯誼的消息傳遍了整個公司。

有悲有喜。

“這聯誼辦了,那不是暴露我單身多年的真相?”

“不辦全公司也知道你單身啊。”

“親愛的,不帶這麼打擊人的!”

……

同事們鬥著嘴,阮輕畫卻沒什麼心思想這事,她所有的思緒都在江淮謙吃過飯,離場時候看她的眼神裡。

好像碎了冰渣。

難道他認出了自己?又或者記起她是周六在酒吧拿他做遮擋物的陌生人?

正想著,旁邊的同事徐子薇突然推了推她手臂:“輕畫覺得呢?”

“啊?”阮輕畫懵了下,抬眼看向麵前的幾個同事,“覺得什麼?”

“我們剛剛在討論江總是不是單身,會不會參加這次的聯誼。”

阮輕畫:“……”

她沉默了會,一針見血:“他是不是單身,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嗎?”

眾人:“……”

徐子薇惱怒,覷她眼,“不帶你這麼打擊人的。”

“……”阮輕畫兀自笑笑,溫聲道:“我說的是事實。”

“那你也先彆戳破我們的美夢嘛,讓我們幻想一下。”

聞言,阮輕畫懂事道:“好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徐子薇翻了個白眼,哭笑不得說:“唉,美夢就這麼被輕畫戳破了。”

阮輕畫表示自己很無辜。

“不說這個,對了輕畫,你怎麼會和劉助相親啊?”對麵的一個女同事好奇。

阮輕畫“嗯”了聲,表情淡淡:“碰巧,我媽跟劉助媽媽認識。”

“那……”徐子薇發現了重點,眼睛明亮看著她,“你要不幫忙問問劉助,這次聯誼江總參不參加?”

阮輕畫:“……”

她想了想,搖頭拒絕:“我們就見過一次,問這個太冒昧。”

徐子薇歎氣,“好像也是。”

阮輕畫安慰她:“通知出來就知道了。”

幾個人湊一起聊了會,看時間差不多,也都回自己工位上休息去了。

阮輕畫不困,她心煩意亂的時候習慣性看書靜心。

剛抽出一本和高跟鞋相關的書出來,徐子薇又從旁邊滑了過來,壓著聲音問:“設計稿的事,就這樣算了?”

阮輕畫偏頭看她,沒吭聲。

徐子薇看她這樣,恨鐵不成鋼:“跟新老板反映啊,我可看不慣她趾高氣昂的樣子,太膈應人了。我輸給你心服口服,但輸給她我可不服啊。”

阮輕畫笑笑:“再說吧,暫時也沒解決辦法。”

徐子薇睇她眼,“算了,你忙吧,我睡會。”

-

辦公室靜悄悄的,阮輕畫看了會書,發現不太能看得進去。

糾結了幾秒,她起身離開。

到樓下買了杯咖啡,阮輕畫直接去了樓頂。

他們公司的樓頂是開放的,上麵有小長廊,有吸煙區,有能讓大家休息的地方。

她心煩意亂時候會上來吹吹風。

隻不過她沒想,會和江淮謙碰上。

頂樓這一小層沒有電梯,要走一小段的樓梯。之後要過一扇門,這扇門工作時間開放,下班後會有保安關閉,以確保意外事件發生。

阮輕畫剛推開門,便看到了在長廊柱子旁站著打電話的男人。

她愣了幾秒,正想悄然離去,江淮謙就已經撩起眼皮望了過來。

猝不及防,兩人四目相對。

他目光深邃,眼神銳利地打量著她,聲音在風很大的樓頂,穿梭到她耳邊,讓她忘了自己該做什麼。

“你先把掌握到的資料發我。”

“行。”江淮定知道他要做什麼,想了想提醒:“石江太太的背景不簡單。”

聞言,江淮謙輕哂,“那又如何。”

“你自己都不怕我也沒什麼好擔心的。”江淮定笑了下,轉開話題道:“公事談完了,我們來聊聊私事?我聽說你今天初到公司,就做了項出人意料的決策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……”

江淮謙抬了抬眼,看向那偷偷摸摸準備離開的人,說了句:“等等。”

他說話的時候,目光直直地望著阮輕畫。

“等什麼?”江淮定問。

“不是跟你說話。”江淮謙道:“沒事掛了。”

江淮定:“……?”

阮輕畫僵在原地沒動,看著朝自己走來的人,“江總抱歉。”

她率先開口:“我不知道您在這兒。”

江淮謙看她一眼,大概知道她的內心想法。她要是知道自己在這,絕對不會再上來。

思及此,他輕揚了下眉:“以前你們老板在,員工不能上來?”

“……”

阮輕畫:“沒有。”

江淮謙冷嘲:“那你道歉做什麼?”

阮輕畫無言,低頭沉默。

江淮謙看她低眉順眼模樣,有些無言的惱怒。

他稍稍頓了下,低聲道:“說話。”

“我怕打擾到您。”阮輕畫抬起眼看他,主動道:“江總剛剛叫我是有什麼事嗎?”

江淮謙盯著她的璀璨明亮狐狸眼看了須臾,淡淡問:“你們設計部總監怎麼樣?”

“……?”

阮輕畫懵了下,眸子裡滿是詫異:“啊?”

江淮謙神色平淡,沒覺得自己問錯問題。

“不好回答?”

阮輕畫靜默幾秒,說:“專業能力很強,工作儘責。”

這是事實,如果石江沒點本事,也不可能在總監這個位置上那麼久。

江淮謙瞥了她眼,“沒了?”

阮輕畫:“嗯。”

“私底下如何。”

阮輕畫一愣,抬眸看向他。

江淮謙看她這樣,抬了抬眉梢,淡淡道:“不知道?還是不想回答?”

阮輕畫看著他的那雙眼睛,隱約察覺出了不對勁。江淮謙這樣,明顯是故意的。

她頓了下,麵無表情說:“我覺得江總應該不喜歡員工評價上司的私生活。”

江淮謙:“……”

看他不說話,阮輕畫抿了下唇問:“江總還有事嗎?沒事我先回辦公室了。”

江淮謙“嗯”了聲。

阮輕畫一怔,還沒來得及開口,就被江淮謙反將回來。

“既然知道我不喜歡員工評價上司私生活,那你覺得我會接受在私下偷拍上司的員工?”

阮輕畫被他懟的啞口無言。她嘴唇翕動,片刻找不到話反駁。

她深呼吸了下,咬了咬唇說:“如果江總無法接受的話,那我——”

話還沒說完,江淮謙忽然伸手把她捧著的咖啡‘搶’了過去。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