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章中文

繁體版 簡體版
三章中文 > 撒嬌 > 第三章(她好像一個渣女。...)

第三章(她好像一個渣女。...)(1 / 2)

譚灩的口紅被蹭花了,臉上和鎖骨都留下了吮出的印子。

如果不是她阻止,石江可能已經拖著她進洗手間了。一想到石江那急不可耐的模樣,她就有些反胃。

如果不是為了得到更多,她又何嘗委屈在那種男人身上。

一踏進洗手台,她便注意到了旁邊站著的人。

譚灩餘光掃了下,正想收回視線,忽而頓住。

一側男人穿著黑色風衣,身形高大,雖弓著腰,卻擋不住他由內而外散發的氣場。

他側對著譚灩這邊,看不到臉。可就譚灩見過的男人而言,這個人長得不會差。

更重要的是,如果她沒看錯的話,男人腳上的鞋是某頂級奢侈皮鞋品牌的,普通款售價在五萬至三十萬之間,定製款不限。他腳上的不是譚灩見過的那些款式,有可能是新款,也可能是專門定製的。

一想到這,她補妝的動作不由放慢了許多。借著洗手台的鏡子,她目光赤|裸地盯著男人後背。

有好奇,也有貪|婪。

阮輕畫原本以為,把自己的臉躲進江淮謙衣服裡是最好的選擇。可幾秒後,她後悔了。

他們靠得太近,近到她鼻息間全是他身上的味道,以及他落在自己耳後的呼吸。

輕輕淺淺,起起伏伏。

阮輕畫在心裡估算著時間,等了又等,還是沒等到譚灩高跟鞋的聲音。

她之所以能聽出剛剛進來的人是譚灩,完全是因為鞋。可能是耳濡目染的原因,也可能是她天生就具備這方麵的天賦,她很早開始就對每個人走路時踩在地麵上的聲音有敏銳感。

隻要接觸過一段時間,她都能準確無誤地聽鞋聲辨人。

又過了一會,阮輕畫覺得自己要撐不住了。她無意識地攥著江淮謙依舊,在心裡憤憤想著:

——為什麼譚灩還不走,補個妝要那麼久嗎!!

阮輕畫瘋狂吐槽時,終於聽見了高跟鞋噠噠噠的聲音。

她剛想準備鬆一口氣,一側傳來譚灩的聲音。

“帥哥挺會玩兒。”

阮輕畫:“……?”

江淮謙沒搭理,譚灩自討沒趣,進了右側洗手間。

她剛進去,阮輕畫便把將江淮謙推開。

過後她想起自己的舉動,隱約覺得自己像一個把男人用完就提上褲子跑的渣女。

但當下,她沒時間想那麼多。

她沒敢看江淮謙的臉色有多難看,飛快地丟下一句‘謝謝’就先跑了。

-

從洗手間跌跌撞撞回到吧台,孟瑤已經趴在桌上睡著了。

阮輕畫呼吸急促,麵頰潮紅、滾燙。

好在酒吧裡人多,燈光酷炫,沒人注意到她的不對勁。

她深呼吸了下,輕推了推孟瑤。

“瑤瑤。”

調酒師看她回來,笑了下說:“你朋友喝醉睡著了。”

“好。”阮輕畫抬起頭看他,輕聲道:“謝謝。”

調酒師:“客氣,我們這是正經酒吧,照看客人是我們應該做的。”

阮輕畫想著自己剛剛看到的那些畫麵,倒是沒覺得這酒吧多正經。

反正,她以後肯定不來了。

孟瑤睡得迷迷糊糊,時不時還說點胡話。

阮輕畫看她這樣,費力地想把她扶出酒吧。

她扶著孟瑤走了幾步,撞到了好幾個人。

阮輕畫蹙眉,正想要不要找其他朋友過來幫忙,一側傳來服務員的聲音。

“小姐,需要幫忙嗎?”

阮輕畫一愣,看向穿著製服的男生:“好,你可以幫我把我朋友扶到門口嗎?”

“沒問題。”

有人幫忙,阮輕畫輕鬆了不少。

小男生熱情還細心,把兩人送上出租車才走。

阮輕畫瘋狂道謝,稍稍反省了一下自己對酒吧的點評。

這酒吧,還是有好人的。

……

出租車駛入寬敞大馬路,混入車流中,很快便消失不見。

小男生一轉頭,恍惚間好像看到了熟悉的背影。

-

回到家,阮輕畫給孟瑤簡單收拾了一下。

看躺在床上喃喃掉眼淚的人,她也有些難過。

感情這玩意,最能傷人。

她輕拍了拍孟瑤後背安撫,正走著神,孟瑤的聲音響起。

“阮阮。”

“啊?”阮輕畫回神,側頭看她,“怎麼了?”

孟瑤剛剛被她灌了醒酒茶,這會已經清醒了一半。

她睜開眼看向她,低聲問:“你說,我是不是真的該放下了?”

阮輕畫一怔,想了想道:“看你自己怎麼想。”

她說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孟瑤默了默,歎息一聲:“也是,我怎麼會問你這個沒談過戀愛的人。”

阮輕畫:“……”

說到這,孟瑤有些好奇,“你老實跟我說,你長這麼大,真沒有過喜歡的人?”

“……”

房間內安靜片刻,就在孟瑤以為她不會回答自己的時候,她說了句:“算有吧。”

孟瑤愣住,詫異看她:“然後呢?”

“什麼然後?”

“就單單是喜歡,你什麼也沒做?”

“嗯。”

孟瑤:“……那現在想起不後悔嗎?”

阮輕畫掀開被子躺下,閉著眼說:“沒什麼後悔的。”

她聲音很輕,“當你知道你的喜歡不太可能有未來的時候,就應該及時止損。”

孟瑤窮追不舍:“你怎麼知道你的喜歡沒未來?”

阮輕畫愣住。

孟瑤看她這樣,就知道她是胡亂下的定論。

“你不試試怎麼知道?”

阮輕畫“嗯”了聲,平靜道:“猜的。”

孟瑤無語。

她還想繼續這個話題,被阮輕畫岔開了。

“瑤瑤,我在酒吧碰到了譚灩和石江。”

“啊?”孟瑤注意力被轉移,“他們在酒吧乾嘛?看到你了嗎?”

阮輕畫看她激動模樣,把自己看到的簡單說了下。

聽完,孟瑤‘臥槽’了聲:“牛逼。”

“你照片拍到了?我看看什麼樣的。”

阮輕畫把手機遞給她。

孟瑤點開,翻著照片‘嘖嘖’著,“他們膽子真大,我沒記錯的話石江的女兒今年都大學了吧?”

阮輕畫想了想:“好像是。”

孟瑤搖頭,繼續看照片。驀地,她注意到了張特彆的,“輕畫,這個是拍的什麼?”

阮輕畫拍了後一直沒點開相冊,聽到這話,她眯著眼湊過去看。

她還沒來得及看清,孟瑤自言自語問:“這不像是石江身上穿的衣服吧?你這拍到陌生人了?”

阮輕畫一凜,看著那張隻拍到下巴至鎖骨下方一點位置的照片,太陽穴突突地跳了起來。

是江淮謙。

這應該是她轉身那會不小心按到相機拍的。

她抿了抿唇,一種心虛感油然而生。

“陌生人。”阮輕畫重複孟瑤的話,“可能是不小心拍到的,你給我刪了吧。”

孟瑤笑了笑:“彆呀,留著吧。”

阮輕畫:“留著乾嘛?”

孟瑤又仔細地看了看,低聲道:“你拍的這陌生人喉結和鎖骨都還挺性感的,衣服雖然看不清全部,但就這露出的一點感覺也不錯,留著養眼唄。”

“……”

阮輕畫無言,嫌棄道:“臉都沒有的人,你也能誇成這樣?”

孟瑤微哽,輕哼道:“彆搶手機,我再看看你其他照片。”

阮輕畫沒再管她,打算等她看完後再刪除。

隻是沒等孟瑤看完,阮輕畫就睡了過去。

-

周日過得平淡。

除了接到馮女士訓她的電話之外,阮輕畫過得還算舒坦。

周一,大多數上班族都未能從周末假期抽身出來,狀態會有些懶散。

往常,Su旗下員工也是如此。但今日,卻分外不同。

八點三十分,同事們爭先恐後補妝,整理儀容。

女同事妝容精致,精神氣也比往常更飽滿。所有人都想給第一次過來巡視的新老板留下好印象。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