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章中文

繁體版 簡體版
三章中文 > 撒嬌 > 第一章(夢了他一晚。...)

第一章(夢了他一晚。...)(1 / 2)

《撒嬌》

2020.11.12/時星草

晉江文學城

【輕畫,你現在在哪?】

收到好友兼同事孟瑤消息時,阮輕畫正坐在路邊的長椅發呆。

午後陽光透過稀疏枝葉落下,留下斑駁的光。

光明亮溫暖,讓人有昏昏欲睡的衝動。

阮輕畫強撐著,伸手揉了揉疲倦的雙眼。

她還沒來得及回複,孟瑤直接給她撥了電話。

“喂。”

她聲音有些啞,整個人有些頹,提不起神。

“我剛看到公司群消息。”孟瑤直接道:“你在哪,我去找你。”

阮輕畫“嗯”了聲,托腮望著行人道上匆匆走過的身影,“路邊。”

孟瑤:“……”

她眉心一跳,言簡意賅:“地址。”

-

把地址發給她,阮輕畫看了看其他人發來的消息。

大多數都是安慰、鼓勵的內容。

她邊看邊回複,剛把消息回完,孟瑤到了。

“你就一個人躲在這兒?”

聽到熟悉的聲音,阮輕畫半眯著眼抬頭。

她盯著孟瑤看了會,目光停滯在她鞋麵,不緊不慢地說:“你高跟鞋換成裸色會更好看。”

孟瑤:“……”

她低頭看了眼腳上的黑色高跟鞋,沒好氣道:“出差隻帶了這雙。”

阮輕畫:“哦。”

孟瑤看她這樣,積攢起來的怒氣忽而被吹散,無法發泄。

“你見到我就隻想說這個,你能不能改改你職業毛病?”

阮輕畫偏頭看著她,眨眨眼說:“那給你表演個喜極而泣?”

孟瑤覷她眼,“倒也不必。”

阮輕畫很輕地笑了下。

孟瑤靜默了會,低聲問:“生氣嗎?”

“嗯?”阮輕畫揚了揚眉,靠在她肩上說:“剛開始有點。”

但她覺得生氣會讓自己長皺紋還可能得乳腺癌等毛病,為防止這樣的噩耗,阮輕畫決定不和傻逼計較。

孟瑤無言, “你這佛係的脾氣什麼時候能改改?”

聞言,阮輕畫瞥了她一眼:“我哪裡佛係了?”

她反駁:“我明明是睚眥必報的性格。”

她現在之所以沒還擊,是因為還沒完全收集好證據。

孟瑤沉默了會,低聲問:“那就這麼算了?”

阮輕畫和她對視半晌,意味深長問:“你覺得呢?”

孟瑤安靜三秒,感慨道:“我忽然有點同情譚灩。”

譚灩,是兩人話題中讓阮輕畫和孟瑤都惱怒的人物。她和阮輕畫一樣,是公司的高跟鞋設計師。

同期進去,同樣的職業。兩人要麼成為惺惺相惜的朋友,要麼是背後掀起風波的對手。

阮輕畫和譚灩,毫不意外是後者。

這一回,公司內部進行PK,在眾多設計圖中,選其中一位的設計師作品作為明年春季主打款。

原本是公平的比賽,可最後的結果卻並不那麼公平。

譚灩的作品和阮輕畫的有八成像不說,總監更是眼瞎了一般,選了譚灩那浮誇且不適穿的設計。

這個消息一公布,公司有腦子的人都知道是怎麼回事。

也因為此,阮輕畫才收到了那麼多的‘安慰’。

當然,安慰有真有假,大部分旁觀者還是看戲居多。阮輕畫不是傻子,自然清楚這其中的彎彎繞繞。

她聽著孟瑤的話,小小地翻了個白眼:“你還是站在我這邊的嗎?”

孟瑤勾著她肩膀,笑了笑:“不是我能下了飛機就往你這兒跑。”

阮輕畫輕哼。

孟瑤側頭看了她會,有些不解:“你說總監眼光怎麼那麼差?你長得比譚灩好看一百倍,身材也火辣,他為什麼選她不選你?”

不是孟瑤誇張,阮輕畫是真的漂亮。標準的鵝蛋臉,飽滿但又不失稚氣。素顏淡妝時候清純,濃妝美豔,氣質清冷,可純可欲。

阮輕畫想了想,“他瞎?”

孟瑤剛想點頭表示讚同,阮輕畫拿過她手裡的礦泉水抿了口,忽然說:“他給我送過一次房卡。”

“什麼時候?”孟瑤沒聽她說過這事,“然後呢?”

阮輕畫:“我把房卡丟垃圾桶了。”

孟瑤:“……”

她沒忍住,撲哧一笑問:“哪家酒店的?”

“我們常去的那家。”

聞言,孟瑤算了算:“它們家房卡丟了要扣五百塊錢吧?”

阮輕畫沉默了片刻,看她:“所以總監現在這樣對我,是記恨我讓他罰了五百塊錢?”

孟瑤被她的話嗆住,悠悠道:“你是邏輯鬼才嗎。”

阮輕畫笑眯眯應著:“過獎過獎。”

安靜了會,孟瑤還是氣不過。

“這次這個機會真就讓給她了?”

阮輕畫緘默半晌,“怎麼可能。”

她還不至於這麼弱。

之前譚灩也搶過她幾次表現的機會,但都不是特彆重要的場合。那對阮輕畫而言,無關痛癢。但這回不同,這個機會,阮輕畫勢在必得。

說實話,在剛知道答案的時候,她是憤怒生氣的。

為了維持自己的體麵,控製好不立刻和譚灩撕逼,阮輕畫還特意請了半天假出來。

孟瑤狐疑看她,嗅到了不同尋常的東西。

“準備怎麼還擊?”

阮輕畫歪著頭看了她一會,轉了話題:“你這幾天出差是不是沒看新聞。”

孟瑤:“……?”

她沒賣關子,直接道:“我們公司之前不是一直傳被收購嗎?”

孟瑤驚詫:“被證實了?”

阮輕畫:“嗯。”

“臥槽?!”

“新老板是誰?”孟瑤問的時候,已經開始拿出手機搜和他們公司相關的消息。

阮輕畫一愣:“收購的公司是J&A,來這邊接手的具體是誰我不知道。”

“……?”

孟瑤瞪大眼看她,不太敢相信問:“是我知道的那個J&A?”

“對。”

她們所知道的那個J&A,是國際知名時尚品牌,也是第一個在國際有地位的中國品牌。

這個品牌的涵蓋的時尚類型眾多,除了鞋類之外,還有服裝包包飾品等。

J&A集團,可以說是國內設計師的夢想。隻要進了J&A,未來的設計之路,基本無憂。

孟瑤震驚半晌,嘀咕道:“新老板總有消息流出的吧,我希望來的是個大帥哥。”

阮輕畫笑,附和道:“女人都希望。”

誰會不喜歡大帥哥呢。但一般年輕的大帥哥,接不下這麼一家公司。

果不其然,孟瑤沒搜到任何消息。

她細細回味了下阮輕畫之前說的,扭頭看向她:“所以你是打算等新老板來了,讓新老板主持公道?”

阮輕畫頷首。

她了解過J&A,也知道他們會有專門的郵箱收下屬員工的郵件。有任何爭議的決策,亦或者是其他問題,都可以申請上訴,會有人處理。

孟瑤意外,“你可以啊,難怪這麼淡定。”

阮輕畫揚了揚眉梢,笑而不語。她這個淡定,也是花時間消化洗腦而來的。

知道她有把握後,孟瑤稍微放心了點。

兩人在路邊吹了會風,約著去吃了個晚飯,才各回各家。

-

回到家,時間還早。

阮輕畫洗了個澡,把房間的窗簾拉上,準備睡覺。

她這段時間為了畫設計稿,睡眠嚴重不足。

她剛睡著沒多久,手機鈴聲響起。

阮輕畫皺了皺眉,在床上翻了個身,試圖把刺耳的聲音壓下去。但鈴聲像在和她作對,一直不斷。

阮輕畫煩悶地伸出手,閉著眼接聽。

“喂?”

那邊靜了一會,意外的聲音傳來。

“怎麼這個點在睡覺?”

阮輕畫一怔,瞬間清醒了。

“媽。”她睜開眼掃了眼手機屏幕,果然是她親媽的電話。

馮巧蘭:“不舒服?”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