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章中文

繁體版 簡體版
三章中文 > 我那詭異的日常 > 4、肺腑之言:草(一種植物)

4、肺腑之言:草(一種植物)(1 / 2)

當詹東來睜開眼後,就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病房的病床上。

聞著消毒水的氣味,詹東來很快便從來查看他病情的護士口中得知,那天是他村裡人看到他莫名其妙的昏倒在地上,所以就打電話把他送來了醫院。

然後,詹東來就聽護士說,有警察想見見他。

詹東來心中一喜,顧不得其他,連忙請護士去讓警察過來,他本以為是問他怎麼被砍傷的,結果警察問的問題卻讓詹東來感覺莫名其妙。

隻字不提那幫差點砍死他的人不說,還打聽起了他的精神情況!

對於詹東來的疑問,警察這樣回應:“詹先生,是這樣的,由於您昏過去時喊了一聲救命,申先生才報的警。張家剛好安裝了監控,我們調看監控後,卻發現您拎著一些東西走地好好的,但突然就扔下東西跑了,之後就一下子撲倒在地。”

“於是,為了保險起見,我們調查詹先生您的人脈關係,發現您並沒有什麼仇家,也沒有什麼不良嗜好,比如賭博欠債惹上了高利貸什麼的。所以,我們才詢問起您是否過去在醫院檢做過精神方麵的檢查。”

聽完後,詹東來滿臉錯愕。

他現在真得很懵!

因為這會兒,他的那種獨特能力已經開始生效了。

所以,毫無疑問,這位警察說的這些話,都是真的!

可是……他拎著那些東西好好的,突然轉身就跑,然後撲倒在地?但他記得很清楚,自己當時明明是被人當成了臥底,然後給砍死的啊!

是的,砍死!

刀砍入身體的劇痛,鮮血噴濺不說,詹東來甚至都看到自己的身體被砍爛了!

等等!

念及此,詹東來怔了一下,然後他趕緊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背部,結果什麼傷口也沒有!又仔細看了看胸口,也是什麼傷口都沒有。

這……

詹東來傻眼了。

留意到詹東來的神情變化,警察明白了,便說道:“詹先生,請不必擔心,不過您最好還是去精神科做個檢查,壓力太大的話,確實容易產生錯覺。如果沒什麼事的話,請您在這上麵簽個字,然後在對結果是否滿意上,打個勾。”

“謝謝,不好意思。”

詹東來接過筆簽上了自己的名字,便勾了滿意一欄,隨後他目送這兩位警察離去。

等病房內就隻剩下自己,詹東來就開始仔細回想起來。

他一邊想一邊分析。

“張奶奶隻有一個女兒,沒有兒子。這是村裡人都知道的,這老兩口年輕時還想要二胎,但後來被人逼著打掉了。”

“警察沒有騙我,也沒必要騙我。”

“我身上沒傷口。”

“還有當時,那些砍人的,隻砍我,卻完全一副看不到站我旁邊有人的樣子。”

“而這些,不可能是我的錯覺幻覺,亦或者臆想!”

“所以……這是詭異化!”

詹東來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
相較於前麵所遇到的,這一次的詭異化太嚇人了。

“不過這樣的詭異化,又有什麼意義呢?”

就把他折騰一趟嗎?

詹東來這麼想的時候,腦海裡突然跑出來一些信息。

這些信息並不多,一晃而過,但瞬間讓詹東來明白了這一次的詭異化是怎麼回事!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