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5、请证人(1 / 2)

公堂上站的,正是姜妙和姜秀兰姑侄俩。

姚氏一度以为自己眼花,不敢置信地唤了一声,“妙娘?”

姜妙回过头,得见姚氏,她似乎并不意外,“娘,您来了。”

“妙娘你……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已经意识到什么,姚氏仿若被五雷轰顶,脑瓜子里嗡嗡直响。

“待会儿您就知道了。”姜妙说。

另一头,陈氏、姜明山、姜云衢和姜柔也看到了姜妙二人,齐齐呆住。

陈氏这一路上本就忐忑,当看清原告是姜妙,心中更是生出一股难以言说的恐惧,嘴唇微微颤抖着。

去年把姜妙卖掉的时候,她就没想过留后路,因为认准了姜妙落到牙婆手里不可能再回得来,可世事难料,这小贱人不仅活着回来,还带了个野种。

那段日子,陈氏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,生怕姜妙会把自己供出来。

后来时间久了,她慢慢发现姜妙对整件事情的真相一无所知,这才会放松警惕,以为能就此瞒天过海。

不想,事儿都过去一年多了,竟然会被突然翻出来,还是在儿子高中解元摆宴请客三亲六戚都在的重要日子里。

要说不是故意的,谁信?

认定姜妙是有预谋地挑在今天来搅局,陈氏恨得烧心烧肺。

姜明山则是死死皱着眉头,他没瞎,自然一眼看出来官差口中所谓的“原告”,正是自己这个不知廉耻的大女儿。

瞅了眼姜妙,又瞧着多年未见的大姐,他心头说不出的恼,“妙娘不懂事儿也就罢了,大姐一把年纪的人,怎么还跟着她瞎胡闹?”

姜秀兰偏头看向自己这个一母同胞的亲弟弟,年轻时那样意气风发的一个人,后来考场屡次失利,自尊心受挫一蹶不振,怕被姚氏瞧不起,就把气都撒在她身上,转而对二房那个女人掏心掏肺。

想到大侄女的遭遇,姜秀兰不免心头发凉,“你怎么不问问,我去年是怎么把妙娘给送回去的?”

姜明山一噎。

在他的认知中,姜妙去年一直是走丢的,然后在走丢的途中还跟个野男人有染怀上种。

所以当得知姜妙有了身孕,他第一反应就是骂姜妙丢人现眼不知廉耻,从没问过这中间还发生了什么事。

一来觉得丢人,不齿开口。

二来,某些观念已经深入骨髓,这种事,若非女人主动发浪,男人怎么可能得逞?况且姜妙长成那样,她就不该去人多的地方招蜂引蝶。

可见千错万错,都是姜妙这个不孝女的错,他还有什么脸皮去了解更多细节?

眼下被姜秀兰质问,姜明山并不觉得愧疚,反而愈发恼火,“这跟莺娘有什么关系?”

姜秀兰被气笑,“官差都亲自上门拿人了你还要捂着石头当成宝帮她说话?”

又来了!

姜明山冷哼一声。

真凭实据拿不出来,光会耍嘴皮子,不就是瞧不得大郎考上解元风头无两?

如此小肚鸡肠见不得旁人好,难怪当年会被周家扫地出门。

姜明山骨子里是瞧不起这个亲姐姐的,不管她现在过得有多风光,当年大着肚子被扫地出门已是不争的事实,丢人现眼的程度跟姜妙一般无二,姑侄俩一路货色。

最新小说: 狂妻来袭,夫人你马甲又掉了!以严灵帝景 农门悍妻:相个夫君来种田 斗罗之镇世斗罗 我对同桌的你凶不起来 小李林的大冒险 明朝航海王 西游之天蓬归来 天降仙子姐姐 大明神级木匠皇帝 斗罗之暴君降临